新闻中心

首页 >  新闻中心 >  赛事新闻

70小时,我们为什么要用帆船绕海南岛一圈?

2018-04-02 5775 分享

你有多久没有仰望星空了?你是否在意过风的方向?你有多久没有安静下来,倾听自己的内心了?


我用了70个小时,在碧桂园凤凰通号这艘60英尺的帆船上,凭借风的力量,找到了心和故事,看到了诗与远方。



戏剧的冲突往往都在临近尾声时出现。


3月31日,碧桂园杯2018第九届环海南岛国际大帆船赛(海帆赛)的最后一个比赛日,碧桂园凤凰通号在距离终点仅8海里的地方,遇到了开赛以来的最大挑战。


 在三亚鹿回头角外的海域,是绕岛东线航程的最后一个标点,终点就在山的背后。



 “角度太小了,绕不了标。”甲板上传来舵手的喊话。


 “那就顺风转向!”碧桂园凤凰通号的船长Matthias Berger回答道。这时,他正端着手机,对着电子海图屏幕,准备拍下绕第六标点的视频。


 第一次的顺风转向很顺利,电子海图上,船绕着标点向下折了一个弯。



“准备再次顺风转向。”甲板上再次传来舵手的喊声。

 船长仍然专注地盯着屏幕,按下快门。


几乎是同时,只听见风猛地拉扯帆布的闷声,然后甲板上传来一阵慌忙的脚步与绞盘的转动声。

正准备填写绕标时间的船长Matthias本能地从屏幕前几个箭步冲上甲板。四个小时后,Matthias才回到船舱,将绕过第11坐标点的时间填写上。



原来,在第二次顺风转向时,因为配合上的失误,碧桂园凤凰通号将近300平米的球帆被缠在了前支索上。因为这次失误,船队冲线的时间被耽误了近一个小时,被远在身后的海口号追上,并在鹿回头的山脚下反超,与冲线前三失之交臂。



仅用一张主帆顺风冲线后,碧桂园凤凰通号的环岛总用时锁定在70小时6分10秒。


一场“战役”刚结束,船员们来不及庆祝,就立刻投入解救球帆的新的“战斗”中,这仿佛是为了让这支渐入佳境的团队留下更多回忆。



在帆船术语里,水手们把操球帆航行称作“放风筝”。最终,在3个多小时的努力后,精疲力尽的船员们想尽各种办法,终于将这支300平米的“大风筝”降服,卷成一根棍,绑在右舷侧支索上,伴着三亚湾醉人的晚霞与初升的暗红色满月,将船开回了码头。



经历了东西两段一共70个小时的航程,船员们通力合作,用帆船围绕海南岛画了一个将近600海里(约1100公里)的圆圈。


地图上画了一个圆,更像是圆了船员们心里的一个梦。



作为我国第二大岛屿,海南拥有全世界第一条环岛闭环高速铁路。从三亚出发再回到三亚,也不过需要5个小时。为什么要花70个小时,绕着海南岛转一圈?


速度,或许不能说明一切。

碧桂园凤凰通号的船员大多是首次参加海帆赛。船长Matthias Berger、中舱键盘手Cristina Ixari和缭手Hunter古进三人,在2个多月的时间里组建了这支“多国部队”,他们大多只是业余帆船爱好者,有医生、公司职员、景观设计师……



“我们从团队变成了好朋友。”冲线后Matthias对随船记者说。这是他比赛之外的最大收获。

碧桂园凤凰通号分别以第二、第四冲线的结果完成两段比赛,但因为船型系数较高,导致最终结果差强人意。


卸下了对结果的追求,船员们似乎更享受比赛的过程本身。



船员张军和林毅毅都是帆船的新手,不同于之前的登山和海钓的经历,精疲力尽的他们似乎体会到了不一样的人生。


“只有上船时我才能把手机扔到一边,好好享受当下。”古进放下自己公司的工作,前来参加海帆赛。



Cristina Ixari是本届海帆赛唯一的孕妇船员。在父亲的离世后,她才终于明白了父亲生前的劝告,不再没日没夜地工作,转变了管理公司的理念,在帆船和大海上找到了自己人生的新方向。现居深圳的她几乎每周都要乘风出海,享受帆与风的美妙旋律。


当生活都要通过秒来计算时,谁还会在意风从哪里吹来?而这一群人,在环抱海南岛的大海上,在月光粼粼的海面,在点点的繁星注视下,在风吹帆鼓的清晨与黄昏,安静地留住了时间的脚步,找到了内心的平静与快乐。